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巫师自远方来第七章老朋友上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七章 “老朋友”(上)

“不好意思,请问…我们认识吗?”

打量着肩膀上冰冷的剑刃,洛伦“乖乖”举起双手,闲聊似的向“伏击者”问道。

对方没有立刻攻击说明第一目标并不是杀死自己,而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某些讯息,但从方式来看应该并非事先早有预谋的,否则就不是剑刃而是直接突袭了。

再考虑到熔炉镇有十个仓库,光是囤积货物的就有五个,直接抓到自己的概率最高五分之一,也就是说自己就那么不幸的撞上了原本不可能发生的情况……

难道说之前在爱德华身上把运气全用光了?那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别再装了,你知道我是谁!”身后的声音冰冷冷的传来,剑刃贴住了洛伦的脖颈。

“刚刚才发现。”黑发巫师轻笑一声:“如果您没有开口说话,或者少少掩饰一下的话……”

剑刃微微一晃,在他肩胛上留下一道红色,毫不在意的洛伦微微将左手大拇指和中指并拢,嘴角的笑容愈甚。

他当然知道来的人是谁,不如说从那柄剑刃搭在他肩头的那一刻就发现了。

满是崩口却异常锋利的骑士长剑,剑刃搭在肩膀上的力道,稳健如一的脚步声,当然还有最关键的…对方毫不掩饰的嗓音,能够凭一己之力干掉整个军团百人队的男人,洛伦怎么敢轻易忘记?

“自维姆帕尔那一夜之后,我们很久没有见过面了呢,法内西斯的护卫骑士大人。”洛伦不紧不慢的说道:“还感谢您在埃博登的时候,没有对我的朋友痛下杀手——就当是…我欠您一个人情。”

“圣十字照耀好人,也照耀恶人。”护卫骑士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十分冷静,没有被黑发巫师干扰到:

“我需要你回答几个问题,但如果你再动一下或者兜圈子,我会杀了你!”

黑发巫师微微向后仰头,算是表示诚意。

按照莉雅的形容,这个护卫骑士的反应和洞察能力都可怕到惊人的地步,力量和速度甚至和战舞者,乃至使用了“超越感知”的守夜人相比也不落下风,即便她和薇拉两个人联手都险些落败,再加上对方有过正面一边倒屠杀整个百人队的记录……

嗯,还是先和他虚以为蛇一下,看能不能套出点儿东西来。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和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会出现在熔炉镇?”

“这是两个问题。”无奈的黑发巫师刚想要耸耸肩,钢剑立刻敲在了他的肩膀上,护卫骑士只吐出了一个冷冰冰的字眼儿:

“说!”

“我是布兰登殿下的巫师顾问,跟随殿下到访熔炉2011年5月回台后镇。”洛伦翻了个白眼儿,不紧不慢的说道:“殿下得到了很可靠的情报,熔炉学院的院长一直以来都在做假账,我是来找证据的。”

“就是这个箱子?”

“如果您知道‘这个箱子’装的是什么,就不会说的这么轻松惬意了——那可是满满一箱的秘银原矿!需要我再解释一下什么是秘银吗?就这一上古卷轴的资料片不能发卖的原因是因为无法继承记录小箱子至少能换十倍重的黄金,提炼成秘银,这个价钱还能再乘以十……”

“我知道什么是秘银!”

打断黑发巫师的话,护卫骑士的声音透着一股不信任的味道:“仅仅是为了抓一个做假账的,需要皇子殿下亲自出面?”

“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故作无辜状的洛伦提高了嗓音:“我只是个巫师顾问好吧,您觉得我有资格过问一个皇子殿下想干什么?”

“不,我觉得你在撒谎——也许有一部分是真相,但你隐瞒了最重要的内容。”

“证据,要不您直接告诉我究竟我想干什么怎么样?”

洛伦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语气也加重了许多。

“在圣十字的光辉下,一切的邪恶与魔法都将无所遁形。”护卫骑士突然低声喃喃自语,黑发巫师忍不住轻轻挑了挑眉毛。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在古木镇见面时,对方说过的话。

“我曾经警告过你,但你根本没有理会,反而在某个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只有你自己最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巫师。”身后的声音当中带着些许的遗憾:

“也许还不太晚,也许已经来不及了。”

“抱歉,您刚刚在说什么?”这次他是真的愣了。

“你和布兰登·德萨利昂的目标是北方的断界山要塞,甚至是更北的地方。”护卫骑士突然沉声说道:

“尼德霍格,对吗?”

洛伦的表情僵住了。

不是因为他居然能推断出自己此行的目的,而是对方居然知道这个地方——即便是在九芒星巫师塔确切了解巨龙王城的,也只有十二位元老;即便是德萨利昂家族第十三世代的布兰登,也仅仅是知道巨龙王国的历史而已。

难道说教会私藏的‘历史’,亦或者那个和他同行的人告诉他的?

等等!

如果护卫骑士不是专程为了偷袭自己,那为什么他会出现在熔炉镇?他知道断界山,巨龙王国和尼德霍格,不论他是从哪里得知这一切的,对方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躲在这个仓库里。

所以他也准备通过断界山前往北方的巨龙王城,还是说来到熔炉镇仅仅是一个意外的巧合?

就像在埃博登的时候一样,自己的视角依旧存在着盲区。

不不不…眼下如何从对方手里逃命,顺便挖出点儿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必须先想办法干扰他的注意力,让他分神儿才行。

什么事情,是这位护卫骑士特别在意的?

“在被您继续‘盘问’之前,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小问题?”洛伦试探着开口问道:“就一个,一个就行,我发誓!”

一动不动的洛伦微微松口气:

“那位和您一起来的大人,是不是也在这个仓库里?”

一瞬间,肩膀上的剑刃被猛然抬起,扬起嘴角的洛伦同时打了个响指,半个仓库瞬间被白光覆盖!

“萤火咒”——!

……………………………………

“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熔炉镇小教堂,刚刚得到消息赶来的院长神情激动,身后还跟着冷汗津津的教士,手中还端着来时的烛台。

“抱歉,但我好像不太明白。”斜靠在椅子上的布兰登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一副疲惫的模样:

“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明天说吗稿源:西部?我赶了一天路现在非常需要睡眠,院长阁下。”

“但是看起来却不是这样啊,殿下!”

院长咬牙切齿,却还恭恭敬敬的低下头:“白天时您部下对我们的怀疑也就罢了,我们都是最忠诚的萨克兰人,我们敢于接受一切质疑,不论审问还是调查都可以!”

“但是!对于来自德萨利昂,对于来自我们熔炉镇全心全意效忠的皇室,竟然也会怀疑我们的忠诚,这个实在无法接受!”

院长慷慨激昂的吼道:“殿下,什么时候德萨利昂家族的血脉,也开始怀疑萨克兰人的忠诚了?!”

“唔……看来我的巫师顾问的一些小举动,让院长阁下有了些烦恼啊。”扁了扁嘴,布兰登很没干劲的瘫在椅子上:“请您放心,我绝对没有怀疑过熔炉镇和熔炉学院对帝国的忠诚。”<丁书苗等人以收取“中介费”等名义/p>

“调查档案和当铺,午夜的私下会面,还让部下偷偷溜进城镇调查!布兰登殿下,恕我很难相信您刚刚说的话!”

“相信不相信是您的事情,我依然可以向圣十字发誓,我从未怀疑过熔炉镇和学院的忠诚。”

双手撑着身子从椅子上爬起来,打了个哈欠的布兰登扬起下巴,俯视着面前这位慷慨激昂的院长:

“我只是在怀疑您,阁下!”

呼和浩特早泄哪家好
海口医院妇科哪家医院好
南京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